您好!欢迎时时博

时时博娱乐

时时博线上娱乐

产品中心

手机:13375199388
电话:1337666128
传真:0512-68836669
地址:苏州市高新区石阳路68号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料下载 >

标题:意识渐渐模糊不得不假装矜持地浅尝辄止

时间:2017-08-26 19:48

 
  8月9日晚上的聚餐是同学会的重头戏,考虑大家都要喝酒,再去原先定的饭店就太远太不方便了。经过一番商议和重新规划,地点改在了丛台路上的新保定美食园,离住处大约1000多米,可以把车停在宾馆步行过去。
  
  为了让同学会更加圆满热烈,萍和宽担任主持。萍特别上心,午餐连主食都没顾上吃,在随身带的记录本上亲手书写主持词。萍写的主持词一定错不了,因为萍虽然学理科,但高中时作文特别好,几乎每次竞赛都能获奖,我记得高三那年的作文比赛,写的是议论文,全校唯一的一个一等奖就花落她家。担心手写的字太潦草,宽不好认,看着也不正规,从广府城回来后,我们都回房间休息了,萍又和玲去附近的打印店把主持词打印了出来。这种为大家服务的热情很让我们感动,同学之间就该这样,别说我们本就是一样的人,就算你位多高权多重,面对同学都还应该是曾经的自己。
  
  晚六点半,我们在宾馆楼下集合,沿滏东大街向北,一路走、一路聊,30多人的队伍拉开来,很有点浩浩荡荡的阵势。新保定三楼的小宴会厅里,四张桌子依次摆开,我们一一落座后,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。有话说:男女搭配,千杯不醉,那我们8名女生正好每桌坐两个,也有利于彼此间更快地熟悉和了解。萍和宽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临时组合也不会怯场,落落大方地往前面一站,一唱一和蛮像那么回事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精心的准备换来圆满的结果,那不失活泼也不落俗套的主持词,亦庄亦谐道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。应该说萍和宽珠联璧合的主持很出彩,为聚会增添了不少亮色。接下来的自我介绍,每个人也都说的不错,或是简单的一两句,或是恢弘的长篇大论,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展示着我们临场发挥的水平。我和乔轮流着为每一位同学拍了照片,定格他们难得的瞬间,也为下一步制作电子相册积累素材。
  意识渐渐模糊不得不假装矜持地浅尝辄止
  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,为了便于召集,每桌公推或自封了桌长。好戏开锣,按惯例进行了开席的三杯酒,接下来就三军过后尽开颜了。我们桌长是在县委党校工作的黄同学,因为之前不太熟悉,喝酒的礼仪也就更多了一些,结果是本来可以每人一杯的,这下至少要三杯。以我们的年龄,以我的酒量,如果实实在在喝,估计不用等着串桌敬酒,只在本桌就喝趴下了。为了不至于出丑,也为了不给男生增加负担(就俺这身材,如果喝多了都没人背得动),我们女生征得同意后点到为止,尤其跟很熟识的同学,只喝一杯,就算互敬了。在交警中心工作的刘同学,因为有任务到得晚些,他补做了自我介绍后在我们桌就坐,喝了“入官”酒后,就拉着我到远道儿同学集中的那桌去“见面”。去了才知上了贼船,那桌的酒还没喝完,人们就开始串桌敬酒了,在一杯接一杯喝了不知多少杯后,我,以确保不至于钻桌子底下去。
  
  泉端着个酒杯过来跟我喝,看着他依旧痞痞的样子,思绪不仅回到高中时候。对于泉,我全部的记忆就是他的“坏”,好像一双眼睛滴溜溜转着,脑子里总有着使不完的“坏点子”。记得有一次,秀芳值日负责盛饭,用一把铁勺子,从大桶里舀出玉米面糊糊分到每个饭盆里,不小心撒到泉的鞋上,泉怒目圆睁着,声色俱厉,非要打秀芳不行,吓得秀芳都快哭了。我不知哪来的勇气,把秀芳拉到身后瞪着眼与泉对视,好像说了大男生不该欺负女生之类的话,没想到泉怔了片刻,居然没了气焰,乖乖地回教室了。至今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当然不是他怕了我,估计是没想到女生敢对抗他,才一时不知所措。其实现在想想,泉不是真的坏,只是那个特殊的年龄阶段,少男少女对“坏”的理解和定义很有局限性而已。
  
  萍也“揭发”说,有一段时间插班复课的刘姓同学总给萍写纸条,还在萍放学回家的路上从后面跟着向她示爱,后来才知道泉是幕后黑高参。泉坏坏地笑着“供认不讳”,坦白说还不止这些呢,很多事都是他在背后出谋划策,刘姓同学不过被当了枪使。听我们聊这些,旁边的军跟我说:似乎这刘姓同学跟你还有点故事呢。我问: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军却神秘地看着我,笑而不答。我恍然,刘姓同学也给我写过纸条,好像是让凤霞传给我,还在我书桌里放过几次吃的东西,当时我啥也不懂,被吓得不轻,很是苦恼了一阵儿。这事发生在追萍之前还是之后,我不得而知,反正很快就过去了,毕业后才听说是申、乔他们担心影响我学习而警告了人家,是否真有此事我没求证过,只是一直以来都对帮助过我的同学心存感激。其实放在现在这根本不算事儿,但当时年幼无知,手足无措也是正常的,好在以我善良的本性,没做过什么伤害人家的举动,也算问心无愧吧。
  
  吃饭、喝酒、唱歌,似乎是同学聚会的统一程序,我们也不例外,酒足饭饱之后就近去K歌。同学在一起本就很开心,酒酣耳热之际更兴奋,此时只需少数几个活跃分子,就足以把气氛烘托到high。我被同学起哄也唱了一首《红豆红》,就我这先天不足的嗓子,在喝了那么多酒之后估计更是惨不忍听,好在大家都迷迷糊糊,就算是噪音也无所谓了。第二天听萍说,那晚最清醒的要数宁,他因为带酒水开车去的,没喝酒自然是世人皆醉他独醒。据说宁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三五一团喝得忘我的同学,搜集了不少独家“花边”,不过我们问他时他故作神秘状,只笑不语。呵呵,看来以后得给他溜着点须,不然他爆料出点什么,好坏可都是他说了算,因为就算是他编的,我们也无从对证啊。
  
  聚会中的女同学

上一篇: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历久弥深的同窗同乡情 下一篇:最快乐的享受与孩子一起成长的美好过程